DIY_手工_蜡烛_爱烛蜡艺DIY连锁加盟店订货平台

DIY_手工_蜡烛_爱烛蜡艺DIY连锁加盟店订货平台 > 信阳黑七最新章节列表

信阳黑七

信阳黑七

作  者:姿蝉

类  别:足球运动

状  态:连载

动  作: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

最后更新:2021-04-09 00:14:57

字  数:86 万

婷嫫高启荣混迹官场多年,最大的缺点是贪财好.色,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。而穆婉兰善于察言观色,知道怎么抓住高启荣的弱点,从谋取自己所需的利益。
简介: 《信阳黑七》提供在线全本免费阅读最新章节。艰难的将视线从文秀岫手腕上的伤口处移开,季幼青暗自深呼吸了几口,才压下自己的情绪。等她再看向文秀岫的时候,又恢复了平常在人前的样子。“秀岫……”“我累了。”少女沙哑的声音,打断了季幼青的话。“……”季幼青看着少女憔悴苍白的脸,在心中叹息了一声。少女一副拒绝谈话的样子,让季幼青知道,现在走出第一步已经很不容易,若是急于求成的话,恐怕会刺激到少女的情绪。‘不管怎么样,起码她开口了不是吗?’季幼青在心中为自己打气。“那好,我先不打扰你了,你好好休息。晚一些,我再来看你。”季幼青站了起来,打算先退一步。文秀岫不理她。季幼青视线在房中扫了一圈。刚才,她在唱独角戏的时候,就检查过病房。里面没有任何尖锐的物品,似乎是怕文秀岫再次自杀。现在文秀岫抗拒接触任何人,季幼青也只能拜托护士和医生,路过她病房时,多照看一下。离开文秀岫的病房,季幼青若有所思。虽然今天和文秀岫沟通失败,但是季幼青还是看出了很多东西。“喂,前面那个穿衬衣裤子的女人站住。”宛如纨绔弟子的语气,打断了季幼青的思绪。衬衣裤子?季幼青看了看左右,这里是病房区,走廊上没有多少人,符合对方口中描述穿着的人,似乎就只有自己?季幼青有些疑惑,但还是停了下来,转过身。‘是他!’季幼青看清了站在自己对面的人,一下就认出了他是谁。她并不是脸盲,更何况对方长得很有记忆点,所以哪怕是只见过一面,季幼青也记住了这个人的长相。“喂……”“对不起,昨天不小心撞到你,好像还摔到了你的手机,如果需要赔偿的话,我可以给你钱。”季幼青抢在唐钰开口之前道。“???”唐钰被噎住。这是什么情况?季幼青在他愣神之时,主动走近了两步,看到对方猛然警惕起来的表情,忙停下解释,“其实昨天我就想跟你说对不起的,只是当时的情况实在是有些混乱,让我来不及开口。希望你不要介意今天迟来的道歉。”“……”唐钰惊愕的看着她。为什么今天的她和昨天的她完全不同?季幼青见他不说话,又道:“嗯,你的手机怎么样?”“屏幕摔坏了。”唐钰下意识的回答。季幼青心中偷偷松了口气。还好只是换屏,若是要换一部手机,她不知道自己的荷包能不能承受得住。唐钰被季幼青的反差,弄得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。只能看着女人从包里摸出了几百块钱,递给自己。“这是赔你手机屏幕的钱,如果不够,你下次拿费用的收据来找我补吧。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季幼青把钱塞在唐钰手中,然后转身大步离开。等等!‘我是来找她要钱的?’一直到季幼青的背影消失在走了尽头,唐钰才清醒过来。他是在乎这……唐钰看了一眼手里的三百块钱。心中怒吼,‘我是在乎这三百块钱的人吗?’但他还是默默的把手里的三百块钱揣入了自己的兜里。唐钰转念过来后才发现,这个女人虽然对昨天撞到自己的事道歉了,可是对后面差点捏碎自己手腕的事,却好像一点表示都没有?是故意的,还是她根本没意识到,昨天被捏手腕的人是自己?唐钰郁闷死了!他只是想给自己讨个公道而已啊!怎么就那么难?“下次我一定要让你再给我道歉一次!”人早就走了,唐钰也只能对着空气咬牙切齿。来医院,是奉了校长的命。现在从医院出来,季幼青当然不能跑回家休息,还得继续回学校上班。季幼青依然选择了步行返回学校,顺便可以在路上整理一下思绪,寻找一个突破口。不知不觉,她走到了北阳一中的大门外。北阳一中的初中部和高中部都在一个校区,只是中间隔了一些建筑罢了。才看到北阳一中的大门,季幼青就被喧闹的声音吸引。在学校门口,围了不少人,学校的保安正在努力的维持秩序。人群中,她好像还看到了杨主任的身影。堵在学校门口的人中,还有人拿着专业的摄像机和话筒。“大家来看看啊,就是这个吃人的学校!我好好的女儿送到这里来读书,结果孩子就在学校里自杀了啊……我可怜的女儿啊……你们这个黑心的学校,到底对我女儿做了什么?把她都逼得自杀了……”季幼青站在最外面,听到了人群中女人尖锐的声音。她认得这个声音,是文秀岫的母亲。‘不是说她母亲不愿再继续请假,所以去上班了吗?怎么跑来了学校门口闹事,还带来了记者?’季幼青皱眉。“这位家长,现在事情还在调查中,没有下定论的事,你不好这样污蔑啊!”杨主任被一些听了文秀岫母亲的话,义愤填膺的围观群众堵在中间,动也不能动,鼻梁上的眼镜都挤歪了。场面一度混乱。季幼青默默的朝着一旁的树荫下移动了几步,让自己的身影掩藏在其中。她并没有从文秀岫口中问出什么有价值的话,此刻出面也根本无法解决现场的矛盾,还不如不要露面的好。很快,就有接到学校报警的警车赶到了北阳一中门口,车子一停,下来了好几个穿着制服的丨警丨察。季幼青有注意到,之前来过学校的两名丨警丨察也在其中。有了丨警丨察的加入,杨主任在人群中被解救了出来,他扶了扶眼镜,快速整理着一身的狼狈。“丨警丨察同志,这位阿姨说,她的女儿在北阳一中自杀了,这是真的吗?”“丨警丨察同志你们有在调查这件事吗?文同学到底是因为什么自杀的?”“丨警丨察同志,文同学的母亲说,是学校的学习压力太大,学校老师对文同学太苛刻,才导致她承受不住压力,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对吗?”“丨警丨察同志……”“……”丨警丨察一出现,立即转移了围观众人的火力。而文秀岫的母亲,则一边哭一边骂,要和学校讨个说法。季幼青站在后面听了一会,就听出了文秀岫母亲的用意。虽然不知道找媒体来围堵学校是她自己想到的,还是别人帮她想到的,但目的其实就只有一个……想向学校要钱!校门口的闹剧还在继续,任凭丨警丨察还有杨主任都说了,目前事件还在调查中,还没有证据指明学校欺负学生,老师苛待的事,但依然无法浇灭那些自诩正义的围观人群的‘热情’,文秀岫的母亲也没有停止哭诉。最后,杨主任主动说,去学校里谈,却被文秀岫的母亲坚决的拒绝了。甚至还说出了,怕自己进去之后,也出不来的话。仿佛在她面前的根本不是教书育人的学校,而是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窟。杨主任被气得脸色发青,却又无可奈何。后来,还是在丨警丨察的劝说下,才让文秀岫的母亲和记者们先离开。

《信阳黑七》最新章节

《信阳黑七》正文

没有了下一页